五七公车伴我至梧栖渔港2015UDN拉拉手(我的第一次)-紫

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

  ?璇突如其来的拉拉手,让我心想拉拉手这是什么活动啊?在完全状况外的情况下,我只好先去懂得一下拉拉手到底是什么活动了。了解后,我决定尝试这个拉拉手活动,因为这算我的第一次,第一次体验会令人很新颖。因为我现在才发现UDN有这么棒的活动,很值得参加!

  第一次真的有些难想,第一次做什么?脑海里一片空缺。只好不断用关键字「第一次」搜寻性命中的片断记忆,这样应该能够找出一件第一次做的离奇事吧,我想。

  最后好不轻易找出一个断简残篇,暗忖:「好吧,就决定是梧栖渔港了。」

  记得是去年的六月份吧。我突然有一股冲动想去找寻一个未知的终点站,好好的去探索这个终点站,于是我就踏上了这趟未知之旅......

  「五十七号公车,57,不恰是梧栖的谐音吗?」它会是个怎么样的地方呢?当我这样想着时,早已穿梭人声鼎沸的火车站,它会是像火车站一样的地方吗?公车不停歇的穿越了一站又一站,当抵达秋红谷,我又想,它会像秋红谷一样浪漫吗?这是一个好的假设,假如一样的话,那两者中又有那些不同呢?如果不同呢?那又会是怎么样的风光呢?面对未知,我只好不止的琢磨,偏偏我必定要把它区分出一个所以然,但纵使全然不知,我依然觉得有趣,因为在你完整不知道目的地时,臆度总是最美丽的「继续前行吧,未知的航程!」就这样,它朝着朝马往下一个未知前行......

  时序来到中午时分,我仍然待在公车上,还没进食,肚子咕?咕?地叫着,但我没有因而而停滞不前,我仍旧找寻那个目标地,看着人群一个个地下车,公车上寥寥无几的灵魂,正因为共业,彼此牵引着,虽然我们并不认识彼此,但却拉动着这台公车继续前进,这是无可防止的,起因在于我们是统一途径的「过客」。

  「脱离市区以后这条路就更显偏远了,我们等一下在台中荣总下车,至少那边还来的有人的气息!」我听见旁边的「过客」的话,心中开始有些惧怕,我开始后悔不该踏上这条不归路,我开始后悔我应该在秋红谷那就下车了。当他们下车之后我开始左右张望,发现本人来到一个杳无人烟的鬼处所,但走到这里也不太可能下车了,荒凉的事实摆在面前,只能任由车轮无情的摆动,摆动着,我早该想到来到这的潜在危机,而不是一股脑儿地冲,好奇心会杀死一只猫、冲动会害逝世一个人。真盼望这台公车现在忽然转反方向、或着前面施工,但想也晓得那是不可能的,公车司机岂但不会转向,还会狂踩油门加速前进、前面非但没有施工,反而是一路畅通、一马平川的柏油路面。周围一片萧疏,好似走进一种不毛之地,让人不寒而栗。这种感觉就像你被?弃在周围全是杂草,而你不论怎么走都走不出去的荒地个别。我只好闭上双目,想想来这里的目的,尽量不去想这里到底有多么的偏僻。虽然车厢里很是闷热,但我却吓出一阵冷汗。当时有阵风吹拂着并直穿我心,炎热的天气早已不在炎热,正因它的阴凉水平却像坟墓。

  我闭上眼一段时间了,只听得梧栖农会三个字,我睁开眼,看着周遭的所有,这里有农会、全家、全联,路上还有人在行走。「幸好我脱离了刚刚没有人的荒地了,再走下去会是什么呢?我是该在这下车,还是继续的前行?」这两难的决择,让我很难行动,但我想起了初衷,我为何来这,不就是为了要到一个未知的终点站摸索吗?我还没到达终点站就此放弃,是不是虚走此行呢?对,再怎么说,我也要义无反顾的到达终点站才算是个对生涯有热情的人啊!我不就是为了要看看终点站的风光才来的吗?怎能在这节骨眼松懈下来呢?我应该英勇的往一条虽不是康庄大道却值得付出的道路前行,套用在我的人生上,在任何关键时刻,我都不能轻易退缩,要好好掌握才是。于是,公车继续的前行,我的初衷缓缓地被唤醒,正如我当时想着火车站人声鼎沸的场景是否跟终点站一样的假设,这种猜测存在一股美丽,现在,我也快到终点站了,很快的谜底就能揭晓......

  路旁堆砌着一箱又一箱的货柜箱,这里像是港口,不是吧?这里是台中港!原来这到底还是我始终想来的地方,小时侯,在看着台中港路二段上的车辆,随口问妈妈说为什么这里要叫台中港?妈妈告诉我说因为这条路纵贯下去会到港口,那里会有船只的来往,因位在台中,是名台中港。我惊讶的问她说那里有海吗?她点点头。我开心肠跳起来说:「有海,有海耶!」有朝一日,我一定要到港口看看海,这对当时没看过海的我来说,台中港是存在无限魅力的一个地方!而今,我却到达这梦寐以求之地,不知是冥冥中自有部署,还是我一手造成的?我的命运总是如斯奇异,偏偏要等到一切准备好后,而不是小时候,我才干到达我想到达的地方,而过程中却有存在着种种磨难等着我做抉择,我该笑,还是哭呢?我不知道,或许一切只有等到达了真正的目的地才会知道......

  「节目终于进入到尾声,也是时候说再见了。」综艺节目每到了尾声,总会让人有种安稳感,刺激的表演、温和的表演、可笑的演出、悲情的上演,过程中我的心都随之起舞,然后气氛转向平静,就这样氛围中结束了这两小时的节目。是的,这躺旅程中我的心也是随外境起舞,但我却不知道结束后的气氛会如何?终于来到我怎么想也想不到的终点站------梧栖渔港。当我下车后,我就发觉大事不妙了,我闻到一股浓浓的鱼腥味,对于从小就惧怕海鲜与肉味的我来说,这种滋味实在是令人反胃,而我又是长途跋涉。因此,在这种头晕状态融会鱼腥味的状况下,我险些把早餐全都吐出来,还好只是吐些水罢了,,幸好我没吃午餐,不然地上又会多出一摊浓稠的粥状物。我四处逛逛看看,发现还颇多人来这里观光的,本来想去找港口,但一闻到这种鱼腥味,所有的想望全都破灭了。我收拾了一下我的思绪,它没有与秋红谷一样浪漫,但比火车站还要热闹,人声鼎沸有过之。但我却没因此感到高兴,或许是因为想像与现实产生了极大的冲突所造成的不开心,到达后,我却急不可待想离开这,但公车的班次却异常的少,心想若我在更晚来,岂不是要困在这里一天?我再次闻到鱼腥味,随后我便不敢再想下去了......

  等了良久,我开始紧张起来了,我没等到公车不打紧,我紧张的是待会又要看到一样的路程风光,又要看到荒凉之地。等了半天,终于来了一台57号公车,我随即上了车,坐到车厢最后边的空位,车门随即也关上了。我望了一眼梧栖渔港的整体,或许是时间不对吧,又或许是我没看到海洋的景观,所以我不是很开心吧!当车子发动后,我闭上了眼,嘴角微微上扬,心中再想:「小时候的主意真的是无邪烂漫,但我却没有达成小时候的愿望,真惋惜!」午后的阳光,洒进窗内,遍布我的脸庞。也许,2015,我该再来一次,到那时我就不会轻言撒手,直到找到心中的「大陆」。

梧栖,57。渔港,梦想。乘着57公车一起完故意中的远望......

  ?璇突如其来的拉拉手,让我心想拉拉手这是什么活动啊?在完全状况外的情况下,我只好先去懂得一下拉拉手到底是什么活动了。了解后,我决定尝试这个拉拉手活动,因为这算我的第一次,第一次体验会令人很新颖。因为我现在才发现UDN有这么棒的活动,很值得参加!

  第一次真的有些难想,第一次做什么?脑海里一片空缺。只好不断用关键字「第一次」搜寻性命中的片断记忆,这样应该能够找出一件第一次做的离奇事吧,我想。

  最后好不轻易找出一个断简残篇,暗忖:「好吧,就决定是梧栖渔港了。」

  记得是去年的六月份吧。我突然有一股冲动想去找寻一个未知的终点站,好好的去探索这个终点站,于是我就踏上了这趟未知之旅......

  「五十七号公车,57,不恰是梧栖的谐音吗?」它会是个怎么样的地方呢?当我这样想着时,早已穿梭人声鼎沸的火车站,它会是像火车站一样的地方吗?公车不停歇的穿越了一站又一站,当抵达秋红谷,我又想,它会像秋红谷一样浪漫吗?这是一个好的假设,假如一样的话,那两者中又有那些不同呢?如果不同呢?那又会是怎么样的风光呢?面对未知,我只好不止的琢磨,偏偏我必定要把它区分出一个所以然,但纵使全然不知,我依然觉得有趣,因为在你完整不知道目的地时,臆度总是最美丽的「继续前行吧,未知的航程!」就这样,它朝着朝马往下一个未知前行......

  时序来到中午时分,我仍然待在公车上,还没进食,肚子咕?咕?地叫着,但我没有因而而停滞不前,我仍旧找寻那个目标地,看着人群一个个地下车,公车上寥寥无几的灵魂,正因为共业,彼此牵引着,虽然我们并不认识彼此,但却拉动着这台公车继续前进,这是无可防止的,起因在于我们是统一途径的「过客」。

  「脱离市区以后这条路就更显偏远了,我们等一下在台中荣总下车,至少那边还来的有人的气息!」我听见旁边的「过客」的话,心中开始有些惧怕,我开始后悔不该踏上这条不归路,我开始后悔我应该在秋红谷那就下车了。当他们下车之后我开始左右张望,发现本人来到一个杳无人烟的鬼处所,但走到这里也不太可能下车了,荒凉的事实摆在面前,只能任由车轮无情的摆动,摆动着,我早该想到来到这的潜在危机,而不是一股脑儿地冲,好奇心会杀死一只猫、冲动会害逝世一个人。真盼望这台公车现在忽然转反方向、或着前面施工,但想也晓得那是不可能的,公车司机岂但不会转向,还会狂踩油门加速前进、前面非但没有施工,反而是一路畅通、一马平川的柏油路面。周围一片萧疏,好似走进一种不毛之地,让人不寒而栗。这种感觉就像你被?弃在周围全是杂草,而你不论怎么走都走不出去的荒地个别。我只好闭上双目,想想来这里的目的,尽量不去想这里到底有多么的偏僻。虽然车厢里很是闷热,但我却吓出一阵冷汗。当时有阵风吹拂着并直穿我心,炎热的天气早已不在炎热,正因它的阴凉水平却像坟墓。

  我闭上眼一段时间了,只听得梧栖农会三个字,我睁开眼,看着周遭的所有,这里有农会、全家、全联,路上还有人在行走。「幸好我脱离了刚刚没有人的荒地了,再走下去会是什么呢?我是该在这下车,还是继续的前行?」这两难的决择,让我很难行动,但我想起了初衷,我为何来这,不就是为了要到一个未知的终点站摸索吗?我还没到达终点站就此放弃,是不是虚走此行呢?对,再怎么说,我也要义无反顾的到达终点站才算是个对生涯有热情的人啊!我不就是为了要看看终点站的风光才来的吗?怎能在这节骨眼松懈下来呢?我应该英勇的往一条虽不是康庄大道却值得付出的道路前行,套用在我的人生上,在任何关键时刻,我都不能轻易退缩,要好好掌握才是。于是,公车继续的前行,我的初衷缓缓地被唤醒,正如我当时想着火车站人声鼎沸的场景是否跟终点站一样的假设,这种猜测存在一股美丽,现在,我也快到终点站了,很快的谜底就能揭晓......

  路旁堆砌着一箱又一箱的货柜箱,这里像是港口,不是吧?这里是台中港!原来这到底还是我始终想来的地方,小时侯,在看着台中港路二段上的车辆,随口问妈妈说为什么这里要叫台中港?妈妈告诉我说因为这条路纵贯下去会到港口,那里会有船只的来往,因位在台中,是名台中港。我惊讶的问她说那里有海吗?她点点头。我开心肠跳起来说:「有海,有海耶!」有朝一日,我一定要到港口看看海,这对当时没看过海的我来说,台中港是存在无限魅力的一个地方!而今,我却到达这梦寐以求之地,不知是冥冥中自有部署,还是我一手造成的?我的命运总是如斯奇异,偏偏要等到一切准备好后,而不是小时候,我才干到达我想到达的地方,而过程中却有存在着种种磨难等着我做抉择,我该笑,还是哭呢?我不知道,或许一切只有等到达了真正的目的地才会知道......

  「节目终于进入到尾声,也是时候说再见了。」综艺节目每到了尾声,总会让人有种安稳感,刺激的表演、温和的表演、可笑的演出、悲情的上演,过程中我的心都随之起舞,然后气氛转向平静,就这样氛围中结束了这两小时的节目。是的,这躺旅程中我的心也是随外境起舞,但我却不知道结束后的气氛会如何?终于来到我怎么想也想不到的终点站------梧栖渔港。当我下车后,我就发觉大事不妙了,我闻到一股浓浓的鱼腥味,对于从小就惧怕海鲜与肉味的我来说,这种滋味实在是令人反胃,而我又是长途跋涉。因此,在这种头晕状态融会鱼腥味的状况下,我险些把早餐全都吐出来,还好只是吐些水罢了,,幸好我没吃午餐,不然地上又会多出一摊浓稠的粥状物。我四处逛逛看看,发现还颇多人来这里观光的,本来想去找港口,但一闻到这种鱼腥味,所有的想望全都破灭了。我收拾了一下我的思绪,它没有与秋红谷一样浪漫,但比火车站还要热闹,人声鼎沸有过之。但我却没因此感到高兴,或许是因为想像与现实产生了极大的冲突所造成的不开心,到达后,我却急不可待想离开这,但公车的班次却异常的少,心想若我在更晚来,岂不是要困在这里一天?我再次闻到鱼腥味,随后我便不敢再想下去了......

  等了良久,我开始紧张起来了,我没等到公车不打紧,我紧张的是待会又要看到一样的路程风光,又要看到荒凉之地。等了半天,终于来了一台57号公车,我随即上了车,坐到车厢最后边的空位,车门随即也关上了。我望了一眼梧栖渔港的整体,或许是时间不对吧,又或许是我没看到海洋的景观,所以我不是很开心吧!当车子发动后,我闭上了眼,嘴角微微上扬,心中再想:「小时候的主意真的是无邪烂漫,但我却没有达成小时候的愿望,真惋惜!」午后的阳光,洒进窗内,遍布我的脸庞。也许,2015,我该再来一次,到那时我就不会轻言撒手,直到找到心中的「大陆」。

梧栖,57。渔港,梦想。乘着57公车一起完故意中的远望......

文章关键字:jinle123.com金乐国际

所属于栏目:www.169city.com

上一篇:同堂-林大办公室   下一篇:沪指震荡收跌0.29% 日线缩量"五连阴"

影像馆

pix pix pix pix pix pix